A Wolf in sheep's clothing/

隔壁小孩都馋哭了

    年龄差有(小学二年级x初中二年级)

    邻居大男孩和小男孩的故事


   鸟掠过枝头,擦过午后的阳光。

   安迷修在草稿纸上列计算公式,不时拿笔帽点下巴思考。

  


   “安迷修——!安迷修!”

    窗外传来喊声,安迷修无奈笑着探出头去看正在挥手的紫瞳男孩。雷狮指着他喊,“快下来!我学会煎蛋了!过来尝我的手艺!”

    “雷狮,你作业写完了吗?”

    “关你什么事,快点下来。”


    几分钟后,安迷修出现在雷狮家里的厨房。

    雷狮拿起一个小巧的平底锅放在灶台上,踮起脚去拿挂在墙上的锅铲,转过头对安迷修说“帮我打火。”

    安迷修笑了,“学会煎蛋连火都打不起来吗?”然后伸手帮雷狮打起火,蓝色的火焰在锅底跳跃。

    雷狮小声说“要不是看在给你吃的面子上我才懒得学”然后到了点油,拿起一个蛋,在桌子上面一敲,也不管有没有裂开就移到锅上掰。

    咦?蛋怎么没裂?雷狮惊讶地看着手中的蛋,安迷修噗的笑了出来,握着雷狮的手重新在桌上敲了一下剥开,蛋黄蛋清立刻掉了出来,随着次啦的声音在锅里划出白色的线。

    雷狮哼了一声,拿起锅铲在蛋上转来转去,回忆着好像要翻身,于是铲一下,没翻过来,第二下,还是没翻过来。

    ?惊了?

   他转头看了看安迷修,安迷修用下巴指了指锅,示意蛋要糊了。

   雷狮还是看着安迷修,安迷修会过意,手把手把蛋翻过去,反面差一点就糊了,不过雷狮不是很在意,按着蛋煎了一会在安迷修的帮助下倒进盘子里。


    “现在该你了,给我煎一个吃。”大概是闻到香味不禁胃口大开,雷狮看着安迷修说。

    安迷修伸手揉了揉雷狮的头,“就知道你会占便宜。”


   

    完美的鸡蛋——外白内黄圆圆的鸡蛋躺在锅里,随着锅里温度的加热而成形。安迷修娴熟地煎蛋,雷狮趴在一旁看得出神。

    两个人蛋卖相比,一个天上一个人间,不过味道还是没差。安迷修看着雷狮很满意地吃着自己煎的鸡蛋,也很欣慰地笑了,(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以后会被这个小孩搞的事实)






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没放盐的事实呢。


粉丝数到我身高我就回来连载?)


    【据说你置顶聊天的那个人对你来说很重要哦】

    

      安迷修无意看到这个贴吧标题点了进去,发现里面全都在秀恩爱类似于“我和你朋友交往之前还不知道后来才发现我是他置顶”“我暗恋一个人天天找他聊天然后无意出去玩看见他手机发现把我置顶”之类的狗粮。

      安迷修这么看还有点少女心泛滥,不禁感叹现在的年轻人真好,虽然他也才十九岁。

    

      雷狮路过看了看安迷修,说你看什么啊那么认真。

    “一个帖子啊,你看看。”安迷修给雷狮瞅了一下,雷狮扫了几眼,不屑道:“这种帖子就是骗人去谈恋爱的你也看,太单纯了吧。”

    “你管我,看看都不行吗。”安迷修白了他一眼就放下手机收拾桌子准备去食堂吃饭。雷狮看着安迷修说“我没带饭卡今天中午请我哈,我去占位置。”

    “喂……”安迷修看着雷狮离去的身影,无奈地笑了笑。

      雷狮跑到食堂去占位,也在想安迷修看的帖子,加上那句话


    管不着你,谁叫你是我的置顶。

真实事例2

    今天的雷安也在开心吃鸡ing
  
    [你已进入刺激战场,加油特种兵]

    “为什么是绝地海岛这个地图……”雷狮一脸嫌弃盯着手机,手指划着屏幕控制角色走来走去。
    “相遇是福,雷狮。”安迷修笑着对雷狮说,“看看能不能捡到信号枪?这个点应该是可以的,别气馁嘛,这个地图挺好的不是吗。”
    “这个线能跳g港,跟我跳。”雷狮抓了一把头发,转头看看安迷修,“刚枪?”
    感受到雷狮的目光,安迷修也转头看雷狮,“听你的。”

    “……怎么这么多人……”在降落伞上看着四面八方断断续续的其它降落伞,感到一丝头疼。
    “别怂,一起上。”安迷修戳了一条系统自带语言,话没多说落地就跑。

    枪声很快自周围想起,有离得近也有离得远,雷狮刚捡到一把m16a4就被天外来物一枪爆头。
    “我擦——!!安迷修救我!”“你怎么这么快就——!”话未说完,也被叭叭叭打死了。
    [84/100]

    两个人突然陷入了沉默,除了游戏音效什么都不剩。
    雷狮咳了一声打破沉默,新开了一局。

    “还跳g港不?”“跳,我就不信我打不过他们。”
    两人在枪弹雨林中穿行,随手连射死几个人,本来以为要登上吃鸡的道路,
    消音器的闷响,安迷修发现自己倒在了地上。
    “靠你怎么倒了!人在哪里!”“我要是看得见早跟你说了好吗!”安迷修环顾四周蛇都没发现。“我来扶你。”雷狮从掩体那边哒哒哒跑回来。
    “pu”又是一声消音器的闷响,镜头突然暗下来,挪向远方的集装箱上面,端着m24的角色蹲着换了颗子弹,重新寻找新的猎物。
[62/100]

    “还……”“跳。我今天不在g港混出天地我就不是你雷大爷。”

    第三次,雷安两人刚枪被走位骚死
    第四次,雷安两人被人阴死
    第五次,雷安两人被不明觉厉的两个队伍夹击而死。

    安迷修觉得雷狮可能今天不屠杀整个g港他就不睡觉了。

    终于,在最后一声枪响结束之后,g港一片寂静,雷狮甚至开心到“我们都是飞行军,每一个子弹打倒一个敌人……”

    “诶雷狮我突然想到个东西。”安迷修往旁边的高架跑过去。
    “你干嘛??”
    “噢噢快上来雷狮这里风景真好!”

    “你发什么神经……”嘴上嫌弃的要死但是还是上了高架,和安迷修一起趴着欣赏。

    “东南方向好像有人。”安迷修端着枪用倍镜瞄准,“还真是。”
    “我去干他们。你要不要什么子弹”
    “7.26的来点吧,顺便看看有没有狙的消音器。”
    “好,等我回来。”

    雷狮开着二人车飞驰而去,安迷修继续关注他们的举动。
    “有个在集装箱上面,另外一个被挡住没看到。”
    “收到。”雷狮跳下车跑过去,看见一人的身影,抄起枪往头上就是连发,到底之后看脚步声转向另外一个人,叭叭叭开三枪带走。
    “好穷哦这两个,药都没多少。”
    “行啦,带上东西快点回来。”

   

    最后雷安夫夫在神一般的配合和神一样的走位中吃了鸡(偷懒)

我不是不爱说话我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多多关照
叫思思就好
头像是夜二画的绝版头像,不能拿去用哦
凹凸其它什么的随便混
雷,瑞,安吹
吃什么cp看看我的文就好
结业考长弧预警
万字长车筹备中,美好的童话故事筹备中(3000+/不知道多少字)

粉丝那栏都是我的宝贝,不要动他们,不然我会启动人间杀妈客模式。
谢谢关注我的小可爱,谢谢你们
你们的喜欢就是我的动力
(熬夜的小宝宝会被我抓来当抱枕)

可恶他们为什么还不结婚

“安迷修,我们分手吧。”雷狮一脸说正事专用表情对着安迷修,安迷修放下书撑着脑袋看着他,
“理由。”
“你喜欢骑马,我爱过你……”
“那你要像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吗?”
“所以手也分了就结婚吧!待会就去民政局!”

真实的故事

   “安迷修!!!快别做饭了陪我打游戏!!!这种时间正好捡到信号枪啊!!”
    “诶你别晃我我来了……”

    安迷修被雷狮推出厨房无奈拿起手机。

    “你已进入刺激战场,加油特种兵”

    安迷修和雷狮匹配到两个小姐姐,货真价实的小姐姐。
    “雷狮你看那两个小姐姐跟我跳洋房耶
╮( ̄▽ ̄)╭”
    “嗤,有什么好嘚瑟的,你可别死了。我跳防空洞。”雷狮一脸不爽戳了戳屏幕,将目标点定在防空洞。

    开局之后,安迷修和两个小姐姐跳到了洋房,雷狮孤身一人前往防空洞。
    [你的队友xxx用s686霰弹枪击倒了xxx]
    [你的队友xxx用s686霰弹枪淘汰了xxx]
    “强鸭这两个妹子。”雷狮点射淘汰一人后问安迷修,“你缺什么子弹我给你带过来……哇塞!”
    “你干什么啊吓死我了你!”安迷修被雷狮这一吼吓到走火,子弹都没了十几颗。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我的妈呀五个三级头哈哈哈哈哈哈哈好肥啊这个地方哈哈哈哈哈……”雷狮乐到手机都差点拿不稳,旁边安迷修看的眼红。
    “那么多你给我带点过来……”安迷修跳下楼上了一辆车,按喇叭示意两个小姐姐上车。“你跑到哪里去了我来接你。”
    “圈内,定个点给你。”雷狮在路边跳来跳去跳来跳去,“你看安迷修我给你跳个舞。”
    “啊你别影响我开车。”安迷修紧盯屏幕,好像不看着就会翻车一样。

    安迷修接上雷狮,并将车交给雷狮开。

    “雷狮!!秋名山车神啊!!”安迷修看着蛇形走位的吉普车,绝望地喊到。
    “别急,死不了,去打野点苟一下。”

    “雷狮啊,你有没有五点五六的子弹?”
    “我一把m24和akm你说我有没有?你看一下这个地方有没有啊。”雷狮路过安迷修看了一下,“可以啊!两把scar!你是猪啊!”
    “我才不要捡akm!飞上天的!”
    安迷修永远都忘记不了之前ak配八倍飞上天的情景。

    “神奇啊……西南225有人小心。”雷狮蹲到草丛里面转换视角瞄准。
    “98k你怕个屁,正面肛啊。”
    [你的队友最后的骑士使用scar-突击步枪淘汰了xxx]
   
    “啊对了雷狮,你车呢。”安迷修看了看缩圈时间,“跑毒了。”
    “……车啊,它飞了。”
    “你魔人吗!!!”
    安迷修想一个平底锅给雷狮来过去。
    “跑过去不得了,又不远。”雷狮语气及其欠揍地调侃,顺便点开了持续冲刺的模式。

    “啊雷狮你小心点这房子被人搜过说不定有人。”安迷修闯进一个又一个敞开大门的房子,小心地移动。
    “不可能吧谁会在这里苟啊……我艹!”
    [你的队友宇宙海盗被xxx使用m16a4突击步枪击倒了]
    “人在哪你说啊!”安迷修翻过一座墙向雷狮那边跑去。
    “在我旁边,我靠他想砍我!”雷狮马上灵魂走位躲过大砍刀的攻击。
     安迷修撞开这扇门瞬间瞄准那人的脑袋,左手拇指点击子弹的标志,子弹瞬间飙出——
    [你用scar-突击步枪淘汰了xxx]
    “强鸭安迷修!诶那个妹子来扶我了。”
    “……你有没有药打一下。”
    “有有有。”雷狮点开急救包,“哎呀刚才真刺激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还笑的出来我真的服了你。”安迷修出门,“这有两辆两座车,我接一个妹子你接另一个。”安迷修跑到车旁边点击驾驶。
    “好好好……安迷修,看见那个空投没。”
    “空投被舔了吧……”
    “前面那个!傻叉。”
    “喔唷空投!”
    “抢!”
    夫夫联手空投我有。

    “你舔我掩护。”安迷修下车掩护旁边的雷狮,另外两个妹子在后面蹲着。
    “卧槽有人——!”安迷修举起抢对着撞来的吉普车一顿狂扫,瞬间扫倒两个,然后自己也被击倒了。
    “靠!全是狙击打个蛇!”雷狮一边走位一边开枪,但还是倒了。
    “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笑到不能自已虽然自己也倒了,雷狮在旁边“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快来扶我哈哈哈哈哈那个妹子来了哈哈哈哈可以呀搞他哈哈哈哈哈哈哈”
    “强呀小姐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扶一把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一边抹眼泪一边打药,雷狮在旁边笑到失声,
‌    虽然他们也不知道到底在笑什么
    “走走走还剩一个人了这把我们不吃鸡真的对不起我们自己哈哈哈哈哈哈……”雷狮划动视角,“诶安迷修东北那又有一个空投!”
    “走走走走走走。”安迷修立刻跑上去,咻咻的子弹声在旁边穿过。
    “还有人诶正面搞他?”
    “不搞了98而已。”
   
    十秒后他们蹲在空投前。
    “你捡空投我蹲。”安迷修依旧冒出这句话,用六倍镜瞄向远方。
    “awm……我艹——”雷狮被这莫名其妙的子弹打到只剩一喵喵的血,立刻躲在空投后面打药。
    “你行不行啊可别又倒了。”安迷修左看右看还是找不到那个人,“那人到底在哪啊?”
    “我看到了看到了西南225正在跑圈那个,看到没。”雷狮蹲在安迷修旁边也拿起了枪。
    “看到了看到了……”安迷修开枪,一枪,两枪,三枪,只打中一枪。
    “你什么技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狮举起枪也砰砰砰打了三枪,也没好到哪里去。
    “你还好意思说我!他残了你还打不死!”安迷修继续瞄准,可惜枪有点飘。
    “你别动看我的。”雷狮左探头砰砰开了两枪,结果被击倒了。
    “雷狮!你干嘛用的!”安迷修锤了雷狮一下,后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直笑,“快来扶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扶个蛇啊打几枪就死了。”安迷修右探头点射,
    终结了这个比赛。
    [1/100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强啊安迷修!”雷狮拍了安迷修一下,痛的安迷修手机差点掉了。
    “你有病啊很痛啊!”安迷修看了看战绩,“你看看!看看!我打死七个人!sss的战绩!再看看你!还倒了三次!”安迷修狂戳屏幕看着雷狮,后者一脸宠溺的表情。
    “是是是我媳妇最棒。”雷狮思索了一下,“不过这个没捡到信号枪还是可惜了,地图不行啊。”
    “哎呀下次再说我要做饭了我饿死了。”
    “帮你一下吧。”
    今天的吃鸡也是如此顺利呢。









说真的,真实事例,下次还有一个
安迷修和雷狮就是我和我发小的真实写照
我们两个倒的时候也不知道在笑什么就一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直到那两个妹子来扶我们
真的,三个空投,不吃鸡对不起自己

   
   
   

   

   

宿舍日常

嘉嘉生日快乐!
好久都没写瑞嘉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今天可是特别的一天,嘉德罗斯起床之后一脸懵逼看着日历,上面是格瑞精心圈上的大红圈,旁边还画了一个很低调的感叹号。
    七月二十八号,是这个长不大的小孩的生日。
    嘉德罗斯难免有些激动,因为格瑞在不久之前承诺过给他一个大惊喜。
    但是格瑞人呢。
    上铺没有,房间没有,厕所没有,走廊没有,雷狮的床上没有,安迷修床上没有。
    安迷修还好奇问:“嘉德罗斯你在找啥?”
    “格瑞呢!”
    “不知道耶出去了吧。”
    “去哪了?”
    “去——woc——”
    雷狮从后背捂住了安迷修的嘴,在他耳边悄悄“人家格瑞说了别说看你这嘴巴”然后接了一句“人家忙着呢。”然后把安迷修拖走了。
    嘉德罗斯感到不爽,今天可是他生日耶去哪里也不告诉他。
    等他回来一定要打一架作为补偿。

    格瑞在路上一条条看着嘉德罗斯发过来的牢骚,看了一会把手机揣兜里过了马路。

    嘉德罗斯在床上翻来覆去翻来覆去翻来覆去翻来覆去,等了好久也等不到格瑞,直到吃晚饭,嘉德罗斯都想着该怎么把格瑞摁在地上打。
   
    吃完饭之后,格瑞推门进来,安迷修从格瑞旁边擦肩而过走出门外。
   “嘉德罗斯,我们打游戏吧。”
    格瑞这句话把嘉德罗斯刚准备开骂的嘴堵住了,雷狮见此也说“打吧打吧难得见格瑞如此主动。”
   “王者荣耀,怎么样。”
    格瑞坐在嘉德罗斯的床上,掏出手机。
    嘉德罗斯脑内格瑞团战先死的场景一闪而过。
    “你……”“我玩貂蝉。”
     ????转头看雷狮,雷狮一脸他爱咋咋地的表情,于是选了鲁班,雷狮一看这阵容随手点了花木兰。

    开局貂蝉去对面反蓝,奶妈也跟着前去,嘉德罗斯突然觉得一血没望——
    [貂蝉  第一滴血  阿珂     助攻  蔡文姬]
    嘉德罗斯承认,他以为一血是对面的。
    即使一血优势但敌方来势凶猛,单打独斗总有些吃亏,中路河道开团时嘉德罗斯都要被气死。手机一扔,顺势躺在床上,盯着灰色的屏幕看。
    早知道买复活甲了……
   
    “嘉德罗斯,看。”耳边响起格瑞的声音,百无聊赖拿起手机,惊讶地看着屏幕内所发生的事情。
    貂蝉,没错是貂蝉,位移闪进人堆,大招绽放在脚下,通过技能不断叠加——
    [锋芒毕露]
    [二连击破]
    [三连绝胜]
    [四连超凡]
    [五连绝世]
    屏幕中,停下来的貂蝉在花中翩翩起舞。
    “……强啊格瑞,一波推了它。”
    雷狮在旁边一脸理所当然“那可不,人家格瑞苦苦练习呢,为了给你个惊喜。”
    [胜利]的标志在屏幕中出现,嘉德罗斯一愣“什么?”
    “是啊,格瑞为了你准备的。”安迷修把时间掐的正好,推门而进,无视雷狮“你终于回来了我要被他们秀死了”的表情,把蛋糕推到嘉德罗斯面前,“拆开看看,格瑞亲手做的。”
    蛋糕上面,有灵魂画手格瑞亲手画的瑞瑞和嘉嘉两个人。
    “……”嘉德罗斯突然没话说,他之前想过无数个礼物,没想到这么low的东西竟然把自己感动了。
    格瑞才不想让他知道,
    为了练游戏他放弃了复习
    为了学做蛋糕他放弃了周末
    一切都只想给嘉德罗斯一个最好的礼物
    不用太昂贵,把我自己都送给你。







    “这蛋糕有点没味道啊。”
    “估计糖放少了。”
    “喂安迷修你什么时候也亲手做个蛋糕给我尝尝啊?”
    “我会在里面放芥末的,雷大爷放心。”



    我实在是不知道有什么可以给嘉嘉的,因为这个小孩什么都不缺,所以觉得瑞瑞亲手做的东西可以更好陶冶情操[什么]

 
   
   
   

狼羊

    草原的夜晚总是很冷。
    安迷修在他的温馨小草屋里面铺铺被子准备睡觉觉,却被草动的声音惊到。
    暮然回首,那狼却在窗外草丛处,还准备翻窗。

    “雷狮!”安迷修小小声地叫出来,把准备翻窗的雷狼狼摁在原地,“我都说了不要在这么晚来找我!这里是羊窝耶发现就完蛋惹!”
     雷狮把安迷修两只手抓住,故作无辜状,“可是是你的说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找你玩的啊。”
    我说的,好像确实有那么一回事。

    那是一段七年前的往事。
    当时安羊羊还是一只小羊,有着放荡不羁的骑士思想,天天在草原里游荡想要帮助别人,又怂的一匹在日落前准时回家,缩在被窝里面听狼叫。
    有一天,我们的安羊羊帮艾比羊采蘑菇,踩了整整一筐,但是在夕阳西下之时一个脚滑不小心滚到山下的小溪里面去了。
    这一滚不要紧,要紧的是溪水旁边是狼窝。
    安迷修爬起来,由于天色见黑,本来眼睛被糊了水就看不清什么现在更看不见了,只能跌跌撞撞凭感觉走。
   顺利走进狼窝。
    等安迷修躲到石头后面擦干眼睛眨巴眨巴看看周围时,安迷修感觉自己药丸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安迷修一边哆嗦一边左看右看,四周全是狼,一匹两匹三匹数都数不清,虽然自己还没被发现,但是一旦发现就完了。
    安迷修左看看转回头,一双发光的眼睛正在盯着他。还没等他叫出声就先捂住他的嘴巴,接着安迷修感觉自己被扛着跑了好久好久。
     被扛着的安迷修绝望地流眼泪。
    突然他停了下来 ,四周都亮了起来,安迷修睁开眼睛,刚刚流泪的眼睛还闪着泪光,眨巴眨巴地盯着眼前的狼。
    “哟……一只羊跑到狼窝来了,你说该怎么办?”雷狮居高临下看着安迷修,饶有兴趣说道。
    “救救救救命救命我呜呜呜……”安迷修语无伦次缩成一团看着盯着他的雷狮,眼泪不停从眼里涌出来。
    “嘘————安静一点。”雷狮用一根指头点上安迷修的嘴唇,“他们现在在搞那个什么宴会,我是溜出来的。”边说着边慢慢凑近,“如果不安静一点我就把你吃了。”
    “……”安迷修停止了嚷嚷,看着雷狮一脸认真的表情。由于哭过,身体还是微微抖动。
    “听着,我现在带你出去,你什么声都别吭你就跟着我,但是,我有个条件,你答应我我就送你回家。”
    “什么条件?”
    “你要保证接下来我无论什么时候去找你你都会陪我玩,怎么样?”
    “为什么啊……”
    “你在试图跟狼谈条件哦。”雷狮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好吧”

    雷狮拿出一个东西披在安迷修身上。
   “不可以说话,跟着我走就是了。这是我弟的围巾,戴着可以掩盖气味。”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没事,他特别大度,一个甜蘑菇的事情而已。”
    雷狮牵起安迷修的小手,向门外走去。

    安迷修眼前是成堆的狼,火光,耳边传来一声声嚎鸣。
    “别说话。”雷狮伏到安迷修耳边说了句话,咻的扛起安迷修。
    和刚才一样,安迷修感觉自己在飞速移动,等到他看不见火光之后,雷狮把他放了下来。
    “我不会走,指路。”
    “我看不清……”
    “……你们羊晚上都看不见东西的吗……”雷狮感觉自己扛着的是一个超级无敌垃圾的东西。
    安迷修摇了摇头,哭嗓又渐渐出来,“那该怎么办……”
    “哎哟你别哭啊,”雷狮被这一句话噎住,手足无措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哎呀有我你就没事的你哭啥啊你……你要真不放心我们就去树上过一晚也没什么东西上来的天亮了我就送你回家啊……”
    雷狮真是觉得要不是这只羊要陪他玩,长的可爱,他真的就把他就地正法了。
    “会上树吗”“不,不会……”
    “真麻烦。不然怎样你踩着我上去?”
    “这,这样会不会不,不太好……”
    “……一是被吃二是上树,随你便。”
    然后安迷修咿咿呀呀小心翼翼踩着雷狮的肩膀,努力够到树枝之后就挂在那里,两只小腿晃啊晃啊晃,“我我我卡住了……救我……”
    雷狮一脸嫌弃爬上树,“哎呦你怎么笨手笨脚的连树都不会爬。”一把把安迷修拉上来之后,又一脸嫌弃地帮安迷修拍了拍身上的尘。
    拍到一半突然停下,捂住安迷修的嘴巴歪着头,安迷修被他突如其然的动作吓到,也不敢吭声。
    “哟雷狮,藏了什么好东西在树上?”
    “关你屁事啊。”
    雷狮恶狠狠盯着树下眼睛发光的嘉德罗斯,一副要打架的样子,“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分享一下你的好东西?”
    “格瑞在他房间里。”
    “谢啦。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的……”
    “走开走开走开,天天找人家打架还不烦啊你。”
    嘉德罗斯伸了个懒腰,“没意思,走了。”

    嘉德罗斯走了之后雷狮松开了安迷修,但是安迷修没反应。
     ???雷狮晃了晃安迷修,“……不会吧。”凑近听听安迷修呼吸,还在,还好,可不能让这么好看的生物死了。
  
    雷狮抱住安迷修睡了一整夜。
    太阳升起的时候安迷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雷狮的怀里,雷狮还在梦乡,睡得似乎特别舒服。安迷修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脸突然爆红。
    “雷狮雷狮你起来!”
    “哎呀干啥呀打我整啥啊”(吓出东北腔)
    “天已经亮了我要回家!”
    “好好好”雷狮调整了一下坐姿,自己先跳了下去,两只爪爪举高高,“跳下来我接住你。”
    “这样很危险的……”“叫你跳你就跳哪来那么多废话。”“可是……”“你不跳我就走了啊。”
    “别别别别别别我跳……”
    安迷修踌躇了一会,转身扒住树枝,脚伸下去扑棱几下,然后迟疑地吊住树枝不停扑棱扑棱,
    “你你你你可接住我了不不不然我我我就完完完了啊……”然后手一松,耳边一道劲风咻过,缓过来发现自己在地上,底下垫着雷狮。
    “你怎么跟猪一样重啊……”“对对对对不起!”安迷修滚到一边惊慌失措地看着雷狮,“你你你没事吧!”
    雷狮看他这一脸惊悚的样子觉得好笑,“啊——!好痛——!我要死了——!啊————'”
    “诶诶诶你咋了啊怎么回事啊伤到哪里了?!”安迷修被雷狮这一叫吓到不成样子,立马搭着雷狮的肩晃啊晃啊晃,“怎么样你好点了没!”
    “我是被压了不是被噎住了啊!”雷狮一脸嫌弃阻止了安迷修蠢到家的举动,拍拍灰尘把安迷修拉起来,“走了走了不要浪费时间。”
   
    他们翻越了一个山丘,采了几朵小花,玩了一会,打着闹着就到了羊窝附近。
    “谢谢你送我回家!你真是一只好狼!”安迷修很开心地抱了一下雷狮,一脸“你真的不是骗我的”表情。
    “闲着也是闲着找点事做而已……不可以忘记你的承诺。”
    “我不会的!啊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雷狮。”雷狮一脸正经地念出自己的名字,仿佛是件特别严肃的事情。
    “我叫安迷修!真的谢谢你啦!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家啦!再见!”
  
    雷狮抬头看了看还在半空的太阳,目送安迷修回家,转身去了一片有甜蘑菇的森林。

    他们的相见多么美好。
   
   
   

    “可是可是可是……我的天有羊来了赶紧赶紧进来!”
    “早这样不就好了嘛。”雷狮翻窗进来,安迷修立刻把他推到床上用被子蒙的严严实实,不等雷狮反抗一屁股坐到上面。

    敲门声响起,埃米羊探进一个头,“安哥,你这还好吧?怎么这么吵?”
    “没事没事好得很……现在挺晚了你去睡觉吧,大晚上的一个人在外面多危险。”
    “……好吧你注意安全。”埃米半信半疑关上了门。

    门一关上,安迷修舒了口气,雷狮从被子里面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安迷修的尾巴,安迷修浑身一个激灵跳起来,咬牙切齿看着雷狮“你有病啊!”
    “你才有病,我都要被你压死了,你说你这么多年怎么就没点长进啊胖的和猪一样,也不知道减减肥什么的。”雷狮顺了一下毛平息了一下呼吸,优雅地看着快要跳起来暴打他一顿的安迷修。
    “你!你!你!”你了半天也你不出什么的安迷修自然是认命,毕竟是自己答应他的东西……
    “你要我陪你怎么玩?”认命的安迷修坐到雷狮身边,雷狮立刻摇摇尾巴凑过来,爪爪搭上安迷修的肩膀,另一只手滑下他的手,“当然是……”
    安迷修紧张的吞口水,“你到底想干嘛……”

















    “呵,安迷修”,雷狮突然凑近,又突然离远,手上用力,飞快起立转身给了安迷修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太天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狮!”
    然后两只就欢快的打起架来。

    门外
    “老姐,你说安哥房里真有一只狼?”
    “嘘嘘嘘嘘!不要出声!让我听清楚点!”








安迷修:雷狮我问你个问题。
雷狮:说。
安迷修:为什么你是一只狼却要起雷狮这样的名字啊?
雷狮:你难道觉得雷狼很好听吗?(舔安安的手)
这死羊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